加载

中国大戏院2019国际戏剧邀请展公布戏单

  • 2019/03/27 14:03
  • 演出中国

3月26日,上海中国大戏院公布戏单

昨天,中国大戏院正式公布了“演艺大世界·中国大戏院2019国际戏剧邀请展”的所有剧目。十六部中外精品将于2019年6到10月期间在中国大戏院陆续上演。


2019年国际戏剧邀请展邀约剧目主要来自英国、法国、美国、德国、智利以及中国本土作品。

 

包括法国红帽子剧团的话剧《秃头歌女》、德国汉堡塔利亚剧院的话剧《奥德赛》、英国巡回剧团的话剧《奥赛罗》、英国霓海剧团的音乐戏剧《手提箱里的死狗》、美国戏剧《伊利亚特》、智利魔幻电影戏剧团的多媒体戏剧《电影女孩》、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与上海戏剧学院联合制作的话剧《威尼斯商人》、吴兴国当代传奇剧场的京剧《等待果陀》、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导演何念执导的话剧《原野》、田沁鑫任总导演的戏剧作品《红白玫瑰》等等。

 

其中7部国际剧目中6部为中国首演4部为亚洲首演1部为全球首演。而邀请展进行期间,还有一部神秘剧目可能以彩蛋形式面见观众。

 


     国 际 剧 目

 

当下的世界剧坛,致敬和解构经典成为浪潮。2019国际戏剧邀请展的国际剧目,呼应这一潮流。并且,《秃头歌女》、《奥赛罗》、《电影女孩》均为亚洲首演,《伊利亚特》、《手提箱里的死狗》为中国首演。

 

开幕大戏

法国红帽子剧团《秃头歌女》

 

《秃头歌女》剧照


像去年的开幕大戏《雪,覆盖下的真相》一样,将于6月率先亮相的开幕大戏《秃头歌女》,也是一部法国戏剧,由法国红帽子剧团带来。

 

作为20世纪后半叶较为重要的剧作代表,被誉为荒诞派戏剧鼻祖之一的尤涅斯库的《秃头歌女》里既无秃头歌女,也无其他歌女,甚至根本就没有歌女。这场彻头彻尾的荒谬“戏弄”却风靡了世界几十年之久,时至今日剧中颠三倒四的对话、支离破碎的情景仍然迷惑着每一位勇于挑战的观众。

 

但在尤涅斯库眼中,他的处女作《秃头歌女》既是“关于喜剧的喜剧”,又是“语言悲剧”。红帽子剧团版《秃头歌女》,以独特视角在滑稽和无聊之间折射出现实的荒谬、人生的痛苦,借助中产阶级的生活缩影,用戏剧的荒诞对抗现实的荒诞。

 

 

《荷马史诗》完整演绎

《伊利亚特》+《奥德赛》

 

本次邀请展中,将由两个剧团分别演艺《荷马史诗》的上下两部:《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大家可以过足瘾了。

 

德国汉堡塔利亚剧院

《奥德赛》

 


将于6月上演的《奥德赛》,是德国“年度剧院”汉堡塔利亚剧院的最新呈现,更是一部德语戏剧的最新佳作。

 

作为吴氏策划运作的2019“柏林戏剧节在中国”项目之一,该剧于当代语境重构“荷马史诗”之一《奥德赛》,将其请下神坛。

 

导演安图·努涅斯以奥德修斯两个孩子的漂泊为切入,通过将流行文化与想象融合的方式,构建两兄弟之间的戏剧情节,以他们的视角全新阐释希腊神话中最杰出的人。闻所未闻的语言体系、大胆激烈的表演,以及舞台上的链锯、松鼠、棺木等,铸成一部野蛮有趣的突破之作,更使得这版《奥德赛》以扎根于历史作品的警觉和反思,勾连当下洞察社会与人性的永恒话题。

 

 

美国荷马的外套剧团

《伊利亚特》



8月亮相的《伊利亚特》,由美国“荷马的外套”剧团带来,也是曾在美剧《傲骨贤妻》、《美国恐怖故事》等中有过出色表演的超级明星丹尼斯·欧哈拉的中国首秀。

 

该剧通过一个迷人而孤独的说书人,将古老的英雄故事推至今天。由他或娓娓道来或慷慨激昂的讲述,光秃秃的舞台顷刻化为激烈的战场,神明、英雄和帝国为了追求复仇和荣耀展开战斗。

 

但那些被再度提及的希腊诸神和人类英雄,也让观众看到战争的残忍与荒谬。贴近观众的讲述形式,使得西方文学中最古老的作品变得浅显易懂,更让它与时下风云变幻的世界产生共振,充满引人入胜的魅力。


 

英国巡回剧团

《奥赛罗》

 


7月演出的《奥赛罗》,由英国巡回剧团艺术总监理查德·泰曼执导。

 

该剧舞台简洁而不失现代感,无论是一根根白炽灯管,还是带有emoji符号表情的气球,都将莎士比亚笔端惊心动魄的“情杀”以现代风格淋漓尽致的展现。

 

400年前的故事,不仅描绘偏见与谎言是如何唆使一位将军,亲手毁灭自己的生活,更以种族作为全新主题,重新向当代观众传递信息。爱情与嫉妒、欲望与背叛、宗教与辩论、刺痛与幽默,精妙融合在舞台之上。这版《奥赛罗》自2017年首演以来,已在英国各地巡演多场,备受好评与推荐。

 

 

英国霓海剧团音乐戏剧

《手提箱里的死狗》



音乐戏剧《手提箱里的死狗》,由英国霓海剧团带来,改编自诗人兼剧作家约翰·盖伊经典讽刺剧作《乞丐歌剧》。

 

该剧用飞扬的想象力甚至有些古怪的方式,解构了百年前讽刺资本社会不公与腐败的故事,全剧充斥幽默、巧妙和怪异。

 

霓海剧团的演员们出色的肢体表现力,加以多种当代音乐风格,从怀旧的民谣到振奋的说唱、摇滚,配合奇特的木偶演绎,杂糅一体,极具戏剧张力。用框架、滑梯区隔的舞台空间,让舞台既可以在瞬间随着演员迁换情境,又能成为演员的道具,将屏息以待的观众吸引进一个魔幻的虚拟世界。

 

 

智利魔幻电影戏剧团

《电影女孩》



9月上演的《电影女孩》,是享誉国际的智利魔幻电影戏剧团首部访华作品。演员在魔幻的动画场景里演戏,有如活在电影里,视觉效果魔幻震撼。

 

智利魔幻电影戏剧团致力于以多媒体投影剧场说故事,创办人兼导演胡安·卡洛斯·查吉尔曾表示,“透过影像和投影的辅助,舞台空间的切换也更为自由、不受限制。”

 

根据智利作家莱特列尔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女孩》亦是如此。矿区小镇女孩通过“重述电影”的方式,为无法观看电影的旷工和家属们编织出一个个令人忘却现实的魔幻时刻。她常常化身为电影里的角色,将自己置身于浪漫、冒险、英雄主义等等的情境,重现银幕上的喜怒哀乐,即兴表演甚至比原本的情节还要精彩。然而诚如电影一般,梦幻之外的人们,却被现实生活步步紧逼推至绝境。

 


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上海戏剧学院

《威尼斯商人》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拟于10月国庆期间演出的话剧《威尼斯商人》,是由演绎莎剧最为权威的剧团之一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与上海戏剧学院的联合制作的剧目,此次演出也是该剧的全球首演。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将携全英制作班底抵沪,奥利弗奖最佳导演大卫·扎克(David Thacker)将重新演绎莎士比亚四大喜剧之一,值得期待。

 

 

     中 国 剧 目

 

 

紧随国际戏剧趋势,2019国际戏剧邀请展上演的中国剧目,多数也是取材自经典文本,并且不限于小说、剧作,还包括民间传奇故事。之外,不乏青年导演的原创作品。

 

中国大戏院×田沁鑫

《红白玫瑰》

 

田沁鑫


2007年,田沁鑫导演曾将张爱玲著名小说之一《红玫瑰与白玫瑰》改编成同名话剧,并在之后推出两个版本,一个是大剧场的“民国版”,一个是小剧场的“时尚版”。其中“一人两角”的创新演绎形式巧妙解构了都市男女心中的爱恨情仇。

 

而今年参加邀请展的话剧《红白玫瑰》正是脱胎于前两个版本的精华,再融入当下时代发展的主题,把原著民国“都市男性”转换为当代“都市女生”,关注当下社会生活、热点话题。而女主角也保留了“一人两角”的设置,没机会看前两版的观众这次可以尽情享受了。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何念

《 原 野 》


《原野》剧照  /  摄影:尹雪峰


9月亮相的另一部作品话剧《原野》,改编自曹禺经典同名剧作,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制作,何念导演。


曹禺原作通过一次复仇的命运悲剧,深刻地展示出“人生困境”和对神秘宇宙的哲学思考。何念运用独具个性的叙事方式大胆呈现,极具启示意味。


椎·剧 场 作 品

《爸爸的床》


《爸爸的床》剧照


9月登台的话剧《爸爸的床》,由椎·剧场出品,德国导演马丁·恩格执导,荷兰编剧玛格内·范·登·博格编剧,中国著名演员王学圻领衔主演,是一部中外艺术家联手打造的作品。

 

剧中父女透过一条电话线,将两人都难以言说的伤痛、隐秘的情感,清晰而深刻的解剖在观众面前。该剧荷兰版本曾被荷兰《诚报》誉为“扎心又美妙,非常真实的一部戏,是一场最深层的情感体验。”

 

音乐剧《信》


《信》剧照


8月演出的音乐剧《信》,改编自日本畅销悬疑作家东野圭吾同名小说,由缪时音乐制作。该剧深入到罪犯家属心灵,跳出类型、流派的格局限制,将犯罪、成长、社会的多重主题一同诠释。


 

台湾当代传奇剧场

《等待果陀》


《等待果陀》剧照


8月上演的《等待果陀》,由中国台湾艺术家吴兴国挂帅的当代传奇剧场带来。


2004年推出《暴风雨》之后,吴兴国带领当代传奇剧场将精致、讲究的京剧艺术与荒诞剧作共冶一炉,与一般观众概念中的京剧作出区分。


当英国国家剧院千禧年票选“二十世纪最富影响力剧作”第一名的《等待戈多》变为《等待果陀》,当西方最难改编的荒诞派剧目和东方的京腔京韵碰撞,当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贝克特的语言转化为戏曲的唱念做打,空空的舞台载歌载舞上演着极限的追逐与等待,确是开始了一场对生命的嬉笑怒骂又发人深省的关怀。


《等待果陀》堪称当代传奇剧场近些年最贴近现代人的作品,直击生命本质,在生命中突破重围,寻找存在的价值。

 

 

中国煤矿文工团话剧团

《五脊六兽》


《五脊六兽》剧照


7月亮相的话剧《五脊六兽》,由中国煤矿文工团话剧团制作,青年导演杨浥堃编剧、导演。该剧以轻快、灵动的风格,诙谐幽默的手法,借一对父子江南行购买“冥途路引”的故事,探讨中国传统文化中关于生死的奇特见解。孝心人伦,借古喻今,略带忧伤的调皮气质,中西结合后奇诡的音乐体验,都让这部小戏新意倍出。

 

 

蔡东铧乐剧音乐会

《红楼梦音乐传奇》



6月演出的音乐会《红楼梦音乐传奇》,是蔡东铧·MRC跨界乐团负责人,指挥家兼戏剧导演蔡东铧的“乐剧”作品。


音乐会以曹雪芹为主人公浅吟低唱引入17首诗词曲调,通过一场梦、一个园、一块玉、一炷香、一盏茶、一本书、一段情、一首曲,打造出一场立体的《红楼梦》戏曲音乐会,堪称音乐和文学的珠联璧合之作,于管弦丝竹中倾诉300年的爱恨凄情遗梦。与这部作品形成呼应,蔡东铧另一部音乐会《牡丹亭音乐传奇》,将在10月上演,这部作品将让观众聆听杜丽娘与巴赫的对话。

 


昆曲《玉簪记》



9月演出的昆曲《玉簪记》,由浙江昆剧团、北方昆曲剧院以及郎园联合制作,改编自明代剧作家高濂的同名传奇剧本。


该剧讲述书生潘必正寄居姑母所在的女贞观中时,与道姑陈妙常几经波折因一纸诗文两情相悦,却被姑母阻挠。喜欢昆曲的朋友,这次不要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