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

和戏剧一起,回故乡!

  • 2019/03/06 15:55
  • 斋堂古村落百戏节

斋堂古村落百戏节剧目征集


戏剧,回到生长的地方

 ——“斋堂古村落百戏节”开启在即

The Zhaitang Baixi Festival has officially began.







Call for applications——In the ancient village, let us go back to the place where the theatre originated.


对人类内在生命的探幽,戏剧在某种程度超过了任何艺术创作和哲学著述。早在“觉知”成为流行标语之前,前行者就将戏剧作为升华日常生活的途径,找寻其中的博大与壮阔,感受到内心的渴望。



群峰环绕,古刹回声。古朴的老戏台、旧宅、寺庙、场院、河畔、山门、街巷、井台、石碾,即将绽放当代艺术的多元形态。一座座天然剧场静静期待着盛放5月的当代艺术节日聚会。


环境戏剧、肢体剧场、戏曲曲艺、大师讲座、情景诵读、表演训练营、田野调查、世界音乐、行为艺术、民间技艺,将以日常与超常这两个背道而驰的元素,以律动、色彩、味道、想象和回忆的蔓延合二为一。


图片|来源于网络


踏着大师脚步的探幽与求索
Follow the Guru’s footsteps to discover and explore…


上世纪五十到七十年代,欧洲艺术家普遍颖悟到生命的觉知与艺术的探索关系最为密切。格洛托夫斯基、阿尔托、布莱希特、康多等,对人类生存境遇及生命的终极追问不懈求索,持续带领剧团告别纷繁的外部世界,投入形而上的研修之中,领悟宇宙万物和剧场艺术的精妙; 彰显被遮蔽的剧场生命力美学实相。



集导演、编剧、演员、视觉艺术家于一身的波兰戏剧大师塔德乌什·康多早期作品来源于网络


现代戏剧的杰出代表彼得·布鲁克在回忆录中说,他希望在情感贫乏的年代,通过戏剧感知的能力打开人们内在的情感之门,使得内在生命得到更生动的体现。认为修行使人们认识到精神世界的意义,只有在生活的厚度中才能找到并领悟宇宙万物和戏剧的精妙,不断探索理想的演出场所---那个“空的空间”,因此,有了“敞开的门”,有了各类室内外“演场”及其独特美学趣味与品格。


彼得·布鲁克排演印度史诗《摩诃婆罗达》的阿维尼翁采石场剧场|来源Christophe Raynaud de Lage


这些戏剧家的宇宙观、生命意识和剧场诗学充分彰显了其“演场”(play field)的魅力,并不约而同走过了一条不寻常的户外排演之路——前往伊朗、印度、非洲进行即兴表演和语言训练。


英国著名的环球剧场(Globe Theatre),最初由威廉·莎士比亚所在宫内大臣剧团于1599年建造|来源于网络


铃木忠志导演《酒神狄俄尼索斯》在古北水镇长城露天剧场|来源于网络


“演场”(play field)泛指通过剧场诗意的空间完成对生命与艺术本体的寻绎与追问。


俄罗斯哲学家、舞蹈家乔治·葛吉夫“第四道”学说的理论核心即行动和能量。他认为人们在“睡眠”中日复一日不追问生活的意义,只有通过不同训练达到“醒来”的状态,才能走向真正“自我”,在省察中明心见性。



彼得·布鲁克

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前驻场导演


彼得·布鲁克在伊朗慈悲山之巅超大空间排演了众神话融合的《奥格哈斯特》。在古波斯帝国的残桓废墟之上,演员从黄昏到清晨,沉浸在历史、神话、现实的交织中聆听、攀登、行走。这种类宗教体验通过演员声音的节奏、音调和质感回响在山谷之间,雄浑悲苦、余味无穷……更是对远古文化源头、人类终极意义的追溯。

   

戏剧大师彼得·布鲁克在伊朗设拉子艺术节上的惊世之作《奥格哈斯特》|来源于网络


田野剧场,内在觉醒的意空间
Field theatre, the poetic space that awaken your internality.


布鲁克说过:“我在剧场所做的都是活在当下”,“我把整个世界当成了一个开罐的起子。我让世界各地的声音、形状和态度作用于演员的感官, 让他们找到一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好角色能让他们超越自己表面能力所及的高度”。



剧场就是生命,就是生命能量的释放。演员在一个个片段中不断积累的能量在极致的静场中得以释放……观众和演员一样,收心内视,沉浸在无边的静穆中,沉浸在“此时此刻”里。此时,恰到好处的“留白”显示了布鲁克通透澄明的哲学修为和艺术造诣。



在斋堂古村落群中的爨底下灵水举人村马栏村,“想象”及其丰富复杂的传统被视为扮演中非常重要的元素,成为现实与虚构、可见世界与不可见世界之间往返的桥梁。当代戏剧在寻根中,着意于声音、身体的内在状态和神秘性的探源,形成独具鲜活生命力、不可抗拒的即兴表演和身体、声音等真实表达。



剧场(Theatra)是RRA,即“排练·演出·观众”。剧场作为一个生命有机体,离不开弥漫在剧场中的现场氛围、情境中的情感状态及观众回映。戏剧在一个叫做“此时此刻”的谜里面——能量惊人!


灵水古寺庙

爨底下中心戏台

灵水举人广场


柏峪燕歌戏剧场

爨底下村口露天剧场



龙王庙前院空间

马栏古戏台



演员以生命的火花点燃观众内心,诗意营造的神秘彼岸世界与现实生命的此岸达成联盟。“空”与“舍”、“深”与“实”的融会贯通,“演场”的游戏,展现自由、想象力和创造力。


被评价为“舞蹈界的卡夫卡”的旅美先锋编舞家侯莹在斋堂古村,她亦是侯莹舞蹈剧场创办人及艺术总监|摄于斋堂古村


斋堂古村落里,天然剧场将化为内在觉醒的曼妙空间,观众和演员以直觉感受与凝神静观,构织“辞约而旨丰”“体约而不芜”“余味日新”的戏剧意境。


文字由斋堂古村落百戏节原创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招募详情


招募对象:

海内外戏剧团体或个人、对当下城市、乡村社会和艺术问题有所关注思考,开拓戏剧实践的团队或个人。


组委会授权艺委会选拔作品;入选剧组将得到免费的演出空间当地食住行安排;剧组可根据需要选择提前入驻村中;提报内容请附项目详细介绍(文字、视频、图片)以及自我简介、联系方式等。


演出地点:

北京市门头沟区斋堂镇古村落群之“爨底下”“灵水”“马栏”“柏峪”四个自然村。 

向右滑动查看全部演出场地

联系电话:13811525353 
截止日期:发布之日起至2019年4月15日
报名邮箱:zhaitangbaixi@163.com